就冯延巳词《谒金门》请教方家

谒金门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

  斗鸭栏杆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五代词人,我独爱冯延巳。但这首《谒金门》却让我困惑不已。冯词最上者我以为有两类,一类即王国维所说“堂庑特大”,寄意遥深者,如《鹊踏枝》“梅落繁枝千万片”、“谁道闲情抛却久”,另一类则是缠绵悱恻,凄婉欲绝,如《采桑子》“花前失却游春侣”、《南乡子》“细雨湿流光”。但这首《谒金门》明显不属于这两类,甚至根本不像冯的风格,而奇怪的是古今选本无不对这首在我看来平平无奇的《谒金门》青眼有加。此词究竟有什么奥妙?如有方家为我解说一二,感激不尽!

发布于 2022-09-02 15:09:49
收藏
分享
海报
7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