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剑主》【已获作者授权】独特的DND和中世纪历史结合的设定

  《旧日剑主》

  当时古老城堡开新书时,我跟着看了百来章,发现这本书背景设定大部分还是延续了前几本小说,但是明显风格变了,终于不像前几本那样虐主了。城堡的前几本小说我不多做评论,有些地方可圈可点,但是有些地方也让人非常难受。

  城堡也因为前几本小说,自己风评被害,导致好多读者绕道而行,我在看新书百来章是还没发现作者以前的毛病,不知道现在都快两百万字,作者有没有旧病复发(看优书的评论完全看不出来,各执一词),要是没有的话,这本书还是很值得一看的,dnd加中世纪的设定一直都挺有趣的,作者文笔也不错。

  第一章 伍德的烦恼

  下班了!

  伍德像一只兴奋的企鹅一样摇摇摆摆地在雷雨中奔跑,虽然浑身都湿透了,而且没有公交车回家,但他很高兴。

  热带风暴虽然带来了可怕的雷电和恼人的暴雨,但是伍德还是爱它,因为它还带来了假期。

  美好、纯洁、善良的假期!至少三天!如果暴风雨不减弱那就可能还会延长!

  更重要的是,即使老板想要催命,也没法把他抓回来修改程序,不仅公共交通系统已经瘫痪了,通信也因为信号塔倒塌而中断了。

  他要回家!

  下一刻,天空完全昏暗了下来,视线本来就极为昏暗,现在伍德连面前三米都看不见了。

  他连忙减慢了速度,深一脚浅一脚地想要去街道边上避雨,假期才开始,要是在路上遇上车祸可就损失惨重了。

  可是他走了好一会,也看不到街道边的建筑,只看到漫无边际的大水。

  伍德很是诧异,虽然今天的降水量很大,但是也没道理淹成这样啊...

  “咦。”

  伍德看到自己所处的地方好像不是街道了,地面上怎么那么尖锐。

  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借着电光伍德忽然看到了自己身侧有一张从耳垂到下巴画满了各种方块符号的脸。

  伍德想跑,但随后的一道闪电命中了他。

  伍德-伦巴德猛地起身,拿起手边的手半剑就势就是一个横扫,什么东西被切碎了,然后散落进了大海。

  不过这显然是错觉..

  我在发什么疯?怎么练剑练得睡在海滩上了?

  刚刚那一下是不是砍到砂石了?

  伍德想到这个一下子急了,他不顾自己还坐在潮湿的沙滩上,仔仔细细地把自己的宝贝手半剑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什么损坏才松了口气。

  然后他又检查了一番自己的亚麻衣物,有些破损但还好。

  虽然只是一把很普通的铁剑,如果需要修理的话,费用对伍德也是个大问题,亚麻衣服虽然不贵,但伍德也不是随便买得起。

  和往常一样,这个沙滩没有任何人,不仅是这一会,伍德知道,从昨夜自己来练剑开始,这个沙滩上就不会有人来。

  这很奇怪,沙滩是克里特人收集食物的重要场所,特别是孩子们很喜欢收集一些贝壳,肉能吃,外壳能从小贩手里换零花钱,但伍德每次到这个不算很隐秘的沙滩练剑,从不会有人打搅。

  因为他有一本魔法书,早逝的母亲留给他的魔法书。

  快要走出沙滩的伍德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平平无奇的书册,说了一段咒语:“@!¥#¥!%……”

  伍德沉默地抚摸了这本书大约有五分钟,然后把书压到了一块石头下面。

  他并不明白这段咒语的意思,但是一个音节也不会念错,老爸的皮鞭确保了这一点,这个咒语保护了魔法书,只要下次再来到海滩,就可以在石头下取回魔法书。

  这也许就是伍德精神不太好的原因,法师们在得到力量的同时,都会面临精神问题,不过伍德也不大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找借口,毕竟他根本不是法师,练了那么久的剑,甚至也不是战士,1级战士都不是。

  走了一小会,伍德就回到了家里,公共的院子里,看到伍德提着剑回来,几个邻居都露出了讽刺的笑容,对于努力摆脱自己阶层的邻居努力无果,幸灾乐祸是很常见的情绪。

  当然部分也是因为伍德的父亲文图斯-伦巴德过于望子成龙,在他少年时代,每次喝酒之后,老父亲都会说太多自己儿子一定能成为正式战士,甚至踏入中坚、精锐位阶的话,如今年近二十这个关键关口的伍德不要说中坚位阶,连1级战士职业都得不到,自然是要被好好嘲讽了。

  “好勤奋呢,伍德,可要好好努力啊。”

  “过几天就能成为战士,加入海岸巡逻队了吧?”

  “伍德,明天就是圣母升天节啦,卡尔比法师老爷也该回来了吧。”

  其他的嘲讽伍德都无所谓,只有这个圣母升天节让他很烦恼,这是罗马暗日教会的四大节日之一,因为这一天也是四季结账日之一。

  每年这个时候,他们家都有两个塔勒的利息要还,塔勒是半两多一点的银币。

  一共二十个塔勒,年息四成的债务是三年前欠下,当时看十七岁了的伍德还没有成为1级战士,急眼的文图斯找甘地亚城里的法师卡尔比买了一份能大幅度提升身体能力的晋级药剂,这东西有很大把握可以让训练时间足够的平民得到战斗职业等级。

  为此文图斯不顾伍德的反对,用伍德母亲留下的书册为抵押,借了二十塔勒买下那份药水,因为过了十七还不能成为1级战士,就是日后能够就职,也几乎不可能成为中坚了。

  喝下药水的刹那,伍德确实感受到了大家说的那种洗涤感和冲破感,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突破了。

  但喝了药水的伍德最终也没有成功晋级,他还是被城防队负责招兵、确定等级的老队长打得鼻青脸肿。

  当然这不能怪卡尔比,这药效本来就不是百分百保证的,卡尔比调制的晋级药剂有很好的成功率,机会超过五成,伍德只能怪自己。

  而且这位法师对于债务的态度一贯平和,伍德父子问他借钱买他的药剂,所以药剂也算是给了优惠价。

  虽然在四季结账日就会派自己的弟子来收利息,偶尔如果正好方便,还会亲自来催账劝说伍德用魔法书抵债,但仅限于四季结账日,而且从不恶语相向。

  他显然想要那本书册,但只要能收到利息就从没有强夺的意思。

  不过走进家里的伍德已经下定决心,这次父亲如果没有及时带着薪水回来,那他就把这本书拿来抵债,他不能耽误妹妹,连累父亲了,失去对母亲的寄托固然很糟糕,但更重要的是遵守诺言,不能感情用事。

  伍德也想过去甘地亚城里找更强的法师问问价格,但他不敢相信那些强大而精神不稳定的家伙,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也像卡尔比那样不抢劫,事实上,法师这方面的名声极坏。

  正常法师在这种情况大概是要抢劫的,一直很讲道理的卡尔比几乎是个异数了。

  所以就给他吧,如果他能看懂的话,母亲也算是后继有人了,伍德这样安慰自己。

  走进屋子,伍德发现桌子上有两大块塞了肉片的方块面包。

  还有一张便条,上面有半个巴掌大小的一个粉红色小饼。

  “码头。”

  “干草。”

  “生日快乐。”

  这是伍德的妹妹妮塔留给他的纸条,上面写着几个伍德为数不多认识的单词,明天是重要节日,教会有许多节日工作。

  妮塔一定很早很早就去了城里的教会,晚上应该也要通宵工作,所以提前给伍德留了食物,还有祝福。

  大部分家里的钱都用来还利息了,妹妹为了能在暗日教会学校学习,要做许多工作。

  想到这里,伍德就感到心酸,而压着纸条的一个小饼让他的眼睛也有些发酸了。

  这是他最喜欢,甚至可以说着迷的食物,这种饼所用的大草莓糊精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特产,只产于一个名为产莓地的地方,那里由一位尊贵的神圣罗马帝国的侯爵老爷控制着,只有那位老爷旗下的商船来甘地亚时会带来这种货物,也不知道妹妹是怎么攒下钱买的这点草莓粉,专门在生日前一天做给自己。

  圣母升天节不仅是结账日,也是伍德的生日。

  伍德拿着饼干,感到口舌生津,但是他没有立刻吞下这粉红色的饼,反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它藏在了怀里,他的破衣服很脏,但伍德要把这饼留到明天吃,最好能和妹妹一起吃,不过他要挑着干草去码头打零工,所以不一定能找到妹妹。

  ‘最好能在码头碰到父亲。’伍德这么想到,父亲应该会带回几条能卖钱的大鱼,‘这样就能去教会帮下妹妹了。’

  还有一点,他的内心其实对于失去母亲的魔法书,也是绝不情愿的。

  伍德把自己的长剑插进干草,然后挑起干草走向了码头。

  伍德并不知道,他们家的债主法师卡尔比和他的学徒,就在他家旁边的一个院子窥视着他。

  这个强大的中坚法师和镇民一样,穿着淡黄色的亚麻衣物,只是手上还带着两枚闪烁的钻石戒指,虽然隐藏外表很重要,但法师不愿意离开自己的戒指。

  卡尔比好几天前就来到了这里,他的样子也绝对说不上平和,满脸扭曲的表情,眼睛也是发红的。

  看着伍德挑着干草出门,他身边的学徒说道:“一切正常,和过去几年一样,他是把干草拿去码头卖了,没见过他看书,他根本不识字。”

  听了学徒的汇报后,卡尔比说道:“你去盯着他。”

  “老师...呃,我已经在这呆了快三个月了。”他的学徒却没有立刻出发,这是卡尔比绝不容许的。

  “你这混蛋不过是1级法师,再熬几天会死吗?”卡尔比先和往常一样给了他一个耳光,呵斥道,“给我去干活,办好了差事我自然会给你安神剂。”

  等到满怀怨恨的学徒走了出去,卡尔比撕开袖子上的一个贴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的情绪平和了很多。

  确定自己的精神状态还行,卡尔比小心翼翼地掏出怀里的一面梳妆镜,用最轻最轻,仿佛怕惊扰什么存在的声音说道:“拿到书之后,再杀了伍德,雷鸣之书就是我的了?”

  大约十秒钟之后,一行晶莹的水渍在镜面上出现:“还有他的妹妹。”

发布于 2022-09-02 16:09:18
收藏
分享
海报
8
目录

    推荐阅读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