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骄》江玉郎卑鄙好色,却因萍姑的死得了失心疯

萍姑是移花宫的宫女,从小和花无缺一起长大,照顾花无缺细心妥帖,可后来她没有爱上温柔有礼的花无缺,却爱上了卑鄙好色的江玉郎!

在邀月的统治下,移花宫是一个不能有欢声笑语的地方,小的时候,还不懂事的花无缺和小宫女在宫内奔跑玩耍,下一刻刚刚还和自己欢声笑语的小宫女就被大姑姑毙于掌下。

从此以后,为了身边人的安危,花无缺学会了冷漠,和移花宫众人一样变得不会哭也不会笑。

移花宫的人个个都是邀月的木偶,不允许有一点出格和违背她心意的地方。

萍姑怕极了邀月,她知道自己被派来照顾无缺公子,可以细心但不可以上心,可以体贴入微但不可以暧昧逾越。否则大宫主不会给她任何辩解的机会,一定会立刻杀了她。

她是花无缺的贴身丫鬟但是移花宫只有一位主人。

当邀月命令萍姑伺候花无缺的时候,她不是不愿意,更多的是惊恐,完不成命令命不久矣的惊恐,因为花无缺如此深爱铁心兰必然不会愿意碰别的女人。

后来为了硬逼花无缺娶慕容九,邀月又命令她给花无缺下药,萍姑也犹豫过,如果让花无缺知道自己背叛他,他一定会很伤心,可是为了自己的性命,她还是做了。

事成之后,看到花无缺如此痛苦,萍姑也曾后悔自责过,暗暗发誓以后就是大宫主会杀了自己,也绝对不再做对不起无缺公子的事。

后来慕容正德要杀花无缺,萍姑拼死保护,可仍不是对手,被一掌打晕过去。恰巧被站在一旁坐收渔翁之利的江玉郎捡回去。从此萍姑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江玉郎表面上看起来翩翩公子温柔多情,实则卑鄙好色狡猾奸诈,又惯会甜言蜜语。几次三番对铁心兰不规矩,又对慕容九痴心妄想。

这次救了萍姑,主要是因为萍姑施展了移花接玉,他们父子想通过萍姑了解移花宫的秘密。

江玉郎不愧是撩妹高手,对付萍姑这种没见过男人的单纯少女更是不在话下,几句话就哄的萍姑交付了真心。

在冰冷的移花宫里,没有人对萍姑嘘寒问暖,没有人在意她的感受,可这些她都在江玉郎这里体会到了,江玉郎和她花前月下,对她体贴入微,更是每天都陪着她。

在她眼里,江玉郎父子是名门正派正道楷模,移花宫是邪门歪道滥杀无辜,而自己出身移花宫,江玉郎不仅没有嫌弃她,还说她出淤泥而不染,对她爱护有加。

萍姑一时一刻都不愿意离开江玉郎,以前为了花无缺她也丝毫不敢违背大宫主的命令,现在为了江玉郎,她都可以去当攻打移花宫的先锋,这可能就是爱情的力量!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清楚,江别鹤组织人马去攻打移花宫的行为是多么不靠谱,大宫主虽然深受重伤可是二宫主还在,移花宫的各类机关也不是吃素的。

但是看到江玉郎如此信心满满,如此忧心武林中人的安危,她也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和玉郎死在一起!反正自己已经背叛了移花宫,两位宫主也定然不会饶了自己。如果此举能够成功,以后也不用担惊受怕的生活!

她后来也明白江玉郎可能是在利用她,可她已经爱江玉郎太深,宁可被利用也不愿意被抛弃。

江玉郎虽然人品不行,可对萍姑也还是有几分真感情的,他知道萍姑是真心爱他,他虽然撩妹无数,可也没有人对他是真心的,铁心兰和慕容九更是对他厌恶至极。

只有在萍姑这里,他得到了满腔的爱意,萍姑认为他是大英雄,会为了他奋不顾身的挡刀剑,会在他落在花无缺手里的时候哀求放过他。

江别鹤挟持深受重伤的萍姑威胁花无缺的时候,江玉郎虽然不敢阻拦,可也是满眼心疼。

攻打移花宫的计划失败之后,江玉郎并没有抛弃萍姑,反而和萍姑的感情有了升华,他带萍姑去了母亲失踪的地方,告诉了萍姑自己的秘密!

(以下内容涉嫌洗白江玉郎)

江玉郎从小就和自己的母亲关系特别好,可是父亲总是无缘无故地殴打母亲,母亲受不了了,就想向武林中人揭穿父亲的真面目,把江别鹤就是出卖江枫的书童江琴的秘密大白于天下。

可谁知母亲的信还没有寄出,就被父亲发现了,换来了新一轮殴打,甚至生出杀了母亲的心思。

有一天母亲带他去山谷放纸鸢,他很开心,放着放着他累了,就倒在石头边睡着了。

醒来之后,手里只剩下纸鸢,母亲却不知去向,从那一天起,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可他明白即使母亲不离家出走,也会很快被父亲杀死。

江玉郎从小就很害怕,很恨自己的父亲,但是他不敢让父亲发现这种仇恨,否则自己一定也被父亲杀死。他表现出很崇拜父亲的样子,对他笑,对他亲近,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事。

其实他这么多年来他的内心一直非常寂寞恐惧,一直把这种恨意压抑在心底!

萍姑听到这些更加心疼江玉郎,并表示以后会经常陪江玉郎来这个地方怀念母亲,帮他保守秘密,一直陪着他。

武林大会上,江小鱼带着母亲来揭穿江别鹤的真面目,原来这么多年,母亲真的还活着,江玉郎非常欣喜若狂。

慌乱中他救出母亲,母子重逢,有很多话想说总也说不完。可为了不让父亲知道母亲的下落,他让萍姑保护母亲离开。

打走花无缺小鱼儿一群人后,江别鹤果然追问起来母亲的下落,江玉郎扯谎自己已经把母亲杀死,毁尸灭迹,永绝后患。让父亲放心,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证明江别鹤就是江琴。

尽管他说得如此自然,可是江别鹤这次却没有相信儿子的话。

江别鹤不动声色地跟踪萍姑,在一个破庙里打伤了她。故意放走江玉郎的母亲,等她回到小渔村时,把小渔村所有人全部杀害,一个不留。包括小鱼儿的新婚妻子红珠,以及他们未出世的孩子。

得知父亲杀了母亲的时候,江玉郎异常愤怒,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对父亲起了杀心,这种杀意超出了对父亲的恐惧,他要打倒他,杀死他为母亲报仇。

他抱着母亲的尸体来到父亲大宴宾客的宴席上,言之凿凿地承认自己的父亲江别鹤就是江琴,当年不仅出卖了自己的主人,这么多年来还在不断的为移花宫办事,更是他挑拨移花宫和慕容山庄相斗,搞的两败俱伤,害死了慕容山庄三百多条人命。

江别鹤失踪多年的夫人的话也许很多人觉得不可信,可江玉郎是江别鹤的爱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他说的话就不可不信了!

江别鹤身败名裂,被小鱼儿与花无缺众人围攻,可最终却是死在江玉郎手中,一根旗杆穿胸而过,江玉郎为自己的母亲报了仇。

江别鹤死后,江玉郎担心小鱼儿也要杀了自己报仇,尽管小鱼儿已经承诺过母亲不会杀他,可他还是不放心,萍姑让他放下心结,可他却日日噩梦。

终于,趁萍姑不注意,江玉郎半夜去刺杀江小鱼,想要先下手为强。可是江小鱼太了解江玉郎的为人了,早有防备,他一出手,花无缺和小辣椒等人就破门而入,把他围了起来,原本应该昏迷不醒的小鱼儿也精神奕奕的醒来。

为了脱身,他再一次挟持了赶来救他的萍姑,刀架在萍姑的脖子上,花无缺又一次妥协地放过他。萍姑这张护身符对付花无缺当真是好用得很。

原本江玉郎和萍姑就此离去,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最起码萍姑求仁得仁,能和江玉郎相守在一起,只要不是性命攸关,江玉郎平时对她还算不错。

可是怪就怪江玉郎多年养成偷袭别人的习惯,他走之前,习惯性地撒了一把暗器,本来就想要杀他的花无缺看到暗器,随手扇子一舞暗器就朝江玉郎自己飞去,这个时候萍姑再一次奋不顾身的挡了过去。

江玉郎后悔极了,也害怕极了,他从来没想过要害死萍姑,他给萍姑道歉,萍姑奄奄一息对他说,不怪你,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并转头又去求花无缺,希望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要杀江玉郎。花无缺答应了她的请求。

萍姑死了,她这一生爱江玉郎至深,可能很多人都认为为了江玉郎这个人不值得,但是对于萍姑来讲,无论江玉郎是利用她也好,骗她也罢,她都不在乎。

江玉郎给她的温柔和陪伴是她一辈子在移花宫都得不到的,她宁可轰轰烈烈地爱一场,也不愿做一个无知无觉的木偶。

江玉郎带着萍姑的尸体走了,疯疯癫癫的一直不承认萍姑死了,众人劝他安葬,他却只说萍姑只是生他的气,睡着了。

等终于一天,他找到一个安全平静的地方安顿好萍姑和母亲,萍姑就会醒过来,他会听她们俩的话,不再争名逐利,三个人永远生活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到最后只能说,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吧!

发布于 2022-08-29 17:08:08
收藏
分享
海报
7
目录

    推荐阅读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