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表达了诗人什么样的心情?

唐诗重情趣,宋诗重理趣。而这首诗的作者则尝试将情趣和理趣相结合,希望探索出一种新气象。

虽然后人将此诗的作者曾几列入江西诗派,但其诗风偏闲雅清淡,有别于江西诗派崇尚的瘦硬奇拗诗风。这首七绝《三衢道中》是曾几的代表作之一:

梅子黄时日日晴,小溪泛尽却山行。

绿阴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四五声。

题解:

三衢,山名。在今浙江剩衢县。三衢道,是这首七绝的主题意象,那么,作者希望借此一主题意象表述些什么?我们一起看看:

梅子黄时日日晴

起句点明时节,在笔法上称为明起。但此一明起,却暗藏着此诗的第一个同与不同的对比。

在诗词中,梅子黄时总是和雨关联,称为“梅雨”时节,例如,贺涛的《青玉案.横塘路》结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在这里,贺涛用“一川烟草”比喻闲愁之多;用“满城风絮”比喻闲愁之乱;而“梅子黄时雨”,则是比喻闲愁的绵长。作者在这里用的是博喻修辞手法。

作者的起笔,实际上是利用诗词的特定意象“梅雨”,作了一个与“日日睛”的不同对比。相同的是季节,不同的是“日日雨”的常态和现在“日日晴”的实况。

小溪泛尽却山行。

紧承“日日睛”,以游山玩水展开描述,小溪泛尽是玩水,山行是游山,中间着一却字(却,在这解作“再”),说明游兴之高。

相同的是兴致,不同是水一程和山一程。仍是用同与不同为主题作铺垫。

绿阴不减来时路

转句的运笔极巧。紧承游山,但将游山的过程全部作了省略,直接跳转到归程上。并且用归途上的“绿阴”与“来时路”的“绿阴”作出对比。

相同的是“绿阴”,不同的是“来时”与“归途”。

添得黄鹂四五声

前面三句,都是一句一对比。但作者在游山过程的“来时”与归途对比中,将来时没有的“黄鹂”叫声,作了强调,以扣合起句的“日日晴”。即将“黄鹂”的叫声作为此七绝的诗眼,以突出归途的兴致与情趣。

此诗初读时,觉得只是写梅子黄时出游的情趣。但细读之下,便会发觉作者是想借此情趣,探求诗的理趣。

三衢道中,就好比是人生的旅途中。尽管都是雨多睛少,尽管都是水一程、山一程,尽管经常都会处在好象回到出发点的运动中,尽管我们每天面对的都是熟悉的景物、熟悉的脸容。但只要我们认真观察,用心感受,便会在这些相同当中,发现不同。人生也就有了很多鸟语欢声般的情趣。

发布于 2022-08-31 13:08:56
收藏
分享
海报
5
目录

    推荐阅读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