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宫主为何成立天墟堂?看了《琉璃》原著才知他的真实身份不简单

离泽宫弟子断情绝爱,一生不能嫁娶,俗称男德班,他们不能在外人面前摘下面具,亦不能提什么深情厚谊,如此古怪倒让人想起了古龙小说里的移花宫。

移花宫的弟子鄙弃男子,是因为邀月宫主被男人伤过,同理可知,离泽宫的创派人或许也被女人或朋友抛弃过。

不过,在《琉璃》里,有着这样一段伤情往事的,不止大宫主,还有副宫主。还记得在第一集就露面的天墟堂老大吗?他身披黑袍,虽然看不清长相,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乃离泽宫副宫主。

准确说,在这一世,他是大宫主的亲弟弟,可实际上他是离泽宫的开创者元朗,一只尚未升仙的金翅鸟,他用数千年的时间寻找魔煞星,就是为了打开定海铁索,然后找到无支祁,拿回神器均天环与策海钩。

副宫主不是绝对的反派,也非真正的坏人,他所犯下的错,皆源于一个执念,而这与他昔日的好兄弟无支祁有着莫大的关联。

在小说《琉璃美人煞》中,直到无支祁露面,他才表明身份。原来为了拿到神器,他强行转世,没有喝忘川水的那种,千年的筹划却在均天环被毁的那一瞬破灭,元朗像个疯子一样,歇斯底里地在空中找寻均天环的碎片。

他一遍遍地重复:“无支祁,你何曾把我当过好兄弟?何曾……”,语气凄厉,直击人心。

而这一切的恩怨还要从千年前说起,那时候,无支祁还是下界的猢狲,他在无意间结识了年幼的金翅鸟元朗,两人趣味相投,称兄道弟,什么事物皆可拿出来分享。

在紫狐的口中,元朗斯文有礼,从不与无支祁置气,而无支祁性格直爽,从不拐弯抹角,就是一副琉璃肠子,有什么说什么。

神器均天环和策海钩就是两人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彼时,胆大的无支祁从天界偷来了两样神器,他随手就把均天环丢给了元朗。

心思细腻的元朗看着无支祁挥舞着比均天环厉害千倍的策海钩,他当下认定:“好东西自己留着,不要的才送我”。

尔后,元朗向天界说明无支祁的所作所为,并且向天神们透露了好兄弟的弱点。而无支祁早有归还神器的意思,所以他悄悄偷走元郎身上的均天环,准备把均天策海送回天界。

只是,情急之下,无支祁将两样神器藏于体内,天帝不愿伤其性命,便用几根定海铁锁将其锁在地界。

无支祁一直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交到这样的朋友,为了利益出卖自己,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原来都是假的。

但似真似假,似梦似幻,这千年里,元朗念着的唯有无支祁,在恨的表层更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复杂情感。

在小说结尾,元朗被天界抓获,无支祁和紫狐赶往离泽宫,在司凤的引荐下,他进入了元朗的卧室。房间内别的没有,全是面具,一张又一张,或带着哭脸,或含着笑意,每一张面具的轮廓都像极了一个人—无支祁。

想来,这千年间,元朗每日看着这些面具,想着的不是别人,而是好友无支祁的。到底是怎样的恨意,让他记挂千年,甚至不惜召来族人,成立了离泽宫,只为找回均天环。

他对均天环的执念,又何尝不是他对无支祁的执念。金翅鸟一族,一向偏执,无论是爱情,还是友情,他们要对方全部的情意,如果不是全部,他们就会否定曾有过的情意,就像元朗一样,他又怨又恨,“凭什么无支祁一人独享另一大神器?他凭什么夺走均天环?他可以得到天帝的赏识?为什么自己只能做下界的金翅鸟?”。元朗不服,亦不忿。

所以,他要找到魔煞星,从无支祁手里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为此,元朗逃过天界的追踪,伪装成凡人,成立门派,并给弟子们定下规矩:无情无义方可成就大事。

在司凤的回忆里,副宫主也就是元朗,他从不与人亲近,更不许任何人靠近他的卧室,他古怪又阴郁,更听不得“深情厚谊”四字。另外,元朗非要用情人咒、种心灯两样器物来证明人的真心,他不信人心,什么真心真意全是假的,偏执到这个地步,多少有点可怜又可悲。

剧版与小说一样,没有改动副宫主的真实身份,他是那个怨到了极点的元朗,最后伤人伤己,什么也没有得到,他日思夜想的均天环不复存在,元朗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谁能想到,离泽宫这一修仙大派,竟缘起于一个人的私欲,门下众人毕生所信仰的,只不过是元朗千年的怨恨。

发布于 2022-08-31 13:08:01
收藏
分享
海报
6
目录

    推荐阅读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