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解读一下红楼梦中王熙凤的判词?

曹翁一枝如椽之笔,写出了一个封建家族的没落,更影射了封建王朝最终必将覆灭的结局!大师高屋建瓴的构思实在令人叹服!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一个家族的衰败必定从核心人物的颓退开始。不敢对大师作品妄加评解,因即使尽全力也只能作一二皮毛之见!纵使如此,仍勉力为之,以表崇拜之心!

如何解读王熙凤判词?现将判词全诗摘录如下,我们再一一解析:

凡鸟偏从末世来,

都知爱慕此生才。

一从二令三人木,

哭向金陵事更哀。

解析判词前,我们先对判词主人王熙凤作个简要了解:王熙凤,“贾、王、史、薛”四大家族中“王”姓之后,荣国府贾琏之妻,贾政夫人、宝玉之母王氏的内侄女。她高居荣国府掌权宝座,深得贾母、王夫人信任,在《红楼梦》中是仅次于“宝黛钗”的主要角色。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时代,她虽大字不识,却是个机敏能干、颇具管理才能的奇女子。“冷子兴游说荣国府”中,称赞她“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宁国府贾蓉之妻秦可卿评判她在红楼众女儿中,是脂粉堆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及……然而这样一个“运筹谋画之精深、杀伐决断之果敢”的巾帼英才,却也未逃过如其他红楼众女儿般的悲惨命运。这一点我们可以由解析其判词中予以了解。

判词首句,“凡鸟偏从末世来”。凡鸟,可合写为繁体字中的“凤”,暗示此词写的是王熙凤。另外,称其为“凡鸟”也有贬讽之意,纵使其才能卓绝,但皆因一己私利而不择手段,充其量只能算作庸才。“偏从末世来”指王熙凤虽大权独揽、才里万一,但却生不逢时,偏生于贾家即将没落的时代。冷子兴话语谓之“如今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光景”、“外面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如此大厦将倾,不仅是指一个家族即将败落,更代表了整个反动社会制度崩塌前的衰相,岂是一己之力所能改变的?

判词二句“都知爱慕此生才”。王熙凤作为贾府内务的总管,把偌大个贾府治理得井井有条,贾家最高地位的代表者贾母、王夫人对她甚是倚重;从她嫁到贾府后,原先帮着料理些家务的其夫琏二爷,也倒退了一射之地;就连同为贾家的宁国府里的儿媳妇秦可卿去世了的后事操办,也要请她去“协理”……可见她鲜于众人的才华深得贾府上下的一致认同。所以判词谓之“都知爱慕此生才”。

判词第三句“一从二令三人木”讲的是她的婚姻状况和她人生的最终结局。“一从”,是指她和贾琏之间也曾有过夫妇和顺、互为缱绻的美好时期,正如《弟子规》中所言的“夫妇从”是也。然而随着相处时日渐长、相互了解加深,她的颐指气使、跋扈霸道,近而更甚的心狠手辣、草菅人命,必然让贾琏须眉之躯也倍感心寒,如是夫妻关系日益趋冷也是势在必然。“二令三人木”乃曹翁又在用“拆字法”,“二令”指“冷”字,“人木”是“休”字,所以夫妇关系最终日渐冷疏,直至王熙凤最终被贾琏休弃。

“休”还有另一层意思,指“完结”。王熙凤在婚姻关系中落败,只为其一。她因过渡玩弄权术,导致自己“聪明反被聪明累”也预示了她人生的大结局:“毒设相思局”害死对她有非分之想的贾瑞;嫉妒之心让她假借秋桐(贾琏另一小妾)之口害死尤二姐;“弄权铁槛寺”中,为了3000两银子,活生生逼死了一对有情人……不仅如此,她还借用自己的财政大权偷放“高利贷”,接受巨额贿赂……如此坏事做尽,物极终反,贾家事败惨遭官府抄家问责时,第一个倒霉的必定是她!于是,婚姻失败、家族没落,加上身获重罪,凄惨地了却此生便也成了必然,想必李清照《武陵春》中“物是人非事事休”便也能诠释此光景了吧。如是万事皆休之际,哭向金陵事更哀”便成了她最终的悲惨结局!

一家之言,仅作此简单解析,愿以己之陋砖,引同好师友之华玉!

(本文为风西夜昨原创作品,图片来自网络,作品通过《悟空问答》首发,如若转载他用请务必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否则必予深究!)

发布于 2022-08-31 18:08:02
收藏
分享
海报
5
目录

    推荐阅读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