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凤姐的判词“一从二令三人木”是什么意思?

“一从二令三人木”确实是出自王熙凤的判词,但是,如果简单地把它认为是围绕着王熙凤个人结局的预言,那就无论如何也不能完全正确地理解出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事实上,对它的解读,历来尽显千奇百怪,五花八门。

书中,在写观赏“红楼梦”十二支曲子时,警幻仙姑对宝玉说:“此曲……或咏叹一人,或感怀一事。”其实主要还是借人说事,借表面对人物的咏叹,来感怀隐藏在背后的真事。判词与“十二支”是相互对应的,自然也是咏人为次,感事为主。

更重要的是,要正确理解“一从二令三人木”,还要注意两点:第一,不能孤立地只看这一句,需要将它放入整首判词中一起理解,甚至还须与“十二钗判词”的其它判词有紧密的连系;第二,判词是用谶语隐语形式写出来的,如果按诗词的思维逻辑,理解起来肯定会出现偏差。

王熙凤的四句判词是: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关于“凡鸟”有这样一个典故,曹魏后期,嵇康的哥哥嵇喜,因攀附权贵而被清流们看不起。一天,吕安前去拜访嵇康,得知嵇康不在,转身就要离开,嵇喜忙挽留时,吕安在门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鳯”字,“凰”字拆开就是“凡鸟”,意在讽刺嵇喜庸俗。这里当然是用来指王熙凤。

“末世“在这里也很关键,到底是国家的末世,还是家族的末世呢?主流红学认为是包衣曹家的末世,而嵇喜被讽刺为“凡鸟”之时,正处于曹魏末期,显然是国家王朝的末世,而非家族之末世。

“都知爱慕此生才“,看上去很简单易懂,其实并不太好理解。“都知”指的是谁?“此生才”指的又会是谁呢?这就要连系到前一句中嵇喜被清流认为是“凡鸟”,本句仍然与嵇喜有关,因为他虽然被清流们看不起,但在当时,更多的人却称赞嵇喜有“当世之才”。

而在判词中所显示的,时人对嵇喜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也是隐指王熙凤或者说她影射之人,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同样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正是这种分裂的形象,加上书中写她“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贾母笑她是“泼皮破落户儿”,同时还不认得字,又心狠手辣,一直以来,就有许多红楼研究者认为王熙凤影射魏忠贤。而判词的前两句,也确实在用嵇喜暗隐魏忠贤,就象嵇喜一样,魏忠贤也一直被自称清流的东林党人所看不起,可在当时却有更多势力之人在追捧他,称他功绩超过了伊尹周公。

同时,嵇喜的“当世之才”的“当世”自然是指“魏”国,在这里正好可以被用来暗隐魏忠贤之“魏”,“嵇喜”之“喜”又与“熹宗”之“熹”同音,不也是在以这种巧合在暗隐魏忠贤于熹宗时期弄权乱政吗?

“一从二令三人木”,既然前两句是用嵇喜暗隐魏忠贤,那么本句就不是象主流红学专家认为的那样,王熙凤对于贾琏一是顺从,二是命令,三是被休弃了。嵇喜被认为是“凡鸟”有“当世之才”时,正处于曹魏的“末世”,而魏忠贤也处于明朝的“末世”之际。

可是,这个“末世”有没有具体所指呢?在秦可卿判词中写道“箕裘颓堕皆从敬”,敬指贾敬,谐音“嘉靖”,“一从”即“皆从敬”,隐指从嘉靖二十一年“任寅宫变”开始的,朱明王朝进入衰退和末世。“令”为发号施令之人,“二令”则是指嘉靖帝的儿子明穆宗朱载坖,和孙子明神宗朱翊均。

“三人”为“泰”字的上半部分,隐指“泰昌”帝朱常洛,“木”则指天启帝朱由校和崇祯帝朱由检,因为他俩名字中都带“木”旁。也就是说,“一从二令三人木”所代表的是,明朝自1542年“壬寅宫变”进入末世,共经历了世宗、穆宗、神宗、光宗、熹宗、毅宗六个时期。

“哭向金陵事更哀”,隐喻的是明朝进入末世的一个结果,和历史节点。自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进入末世后,共经历了一百零二年,终于在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随着朱由检在煤山自缢殉国而宣告灭亡。在这种悲痛凄惨的景况下,大臣们不得不于一个多月后推举福王朱由崧在金陵(南京)建立了南明弘光政权。

所以说,王熙凤的判词,既不是对王熙凤最后结局的预言,也不能简单地看作是写魏忠贤的个人经历。而是在隐藏一个末世的历史时期与节点,当然也由于魏忠贤的乱政擅权,更加速了明朝的灭亡。

发布于 2022-08-31 18:08:25
收藏
分享
海报
9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