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现代诗,没有韵是否就不是诗?

古诗是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中国的诗歌,最早开始,就是诗、乐同源,也就是说,诗词与音乐密不可分。同时注重平仄、对仗、格律。

所以古典诗词,有它音韵的一面,有它情意的一面,也有它语言美感的一面。

如王维的诗,姜夔的词,还有词家正音的温庭筠、秦观、周邦彦,诗三百、汉乐府、乃至唐诗大家,都具备音乐美、韵律美、语言美。

试举几首如下:

1、司马槱· 《蝶恋花·苏小小》

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

燕子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

斜插玉梳云半吐,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

歌罢彩云无觅处,梦回明月生南浦。

2、晏几道·《鹧鸪天》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3、韦庄· 《菩萨蛮》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4、温庭筠· 《菩萨蛮》

水精帘里玻璃枕,暖香惹梦鸳鸯锦。

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

藕丝秋色浅,人胜参差剪。

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

“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凄迷朦胧,意境极美。

5、秦观· 《八六子》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

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

怎奈向、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

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

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

6、李煜· 《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

归时休放烛光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感情真挚,语言自然流畅,音韵流丽如珠。带着点放纵,全然不像花间词浓艳香软、矫情伪饰。

7、《诗经·郑风·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8、王维· 《山居秋暝》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9、王之涣· 《凉州词》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即便奔逸如李白,也不是毫无章法。

10、李白· 《清平调·其一》

云想霓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11、李白· 《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以上这些诗词,大家也都看到了,无不具备词美、意美、景美、情美。而境界之美,又独乎出于其上。

而现代诗,则没有这些要求,无论是在语言形式上,还是在艺术要求上,乃至格式上,都是没有规定的。

但现代诗里的那些名家大家,仍会积极从古典诗词中汲取养分,因为真正有见识有学识的人,会明白,中国的古典文学精粹,是不能丢掉的,这是诗歌文化的魂。

余光中、郑愁予、徐志摩、戴望舒、卞之琳部分诗词很好的继承了古典诗词的韵律和意象,其他的如顾城、海子等,他们的诗词大多也是讲究音乐性的。

如余光中的《乡愁》,戴望舒的《雨巷》、郑愁予的《错误》、徐志摩的《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沙扬娜拉》等,近当代有诗人木心和路也的《从前慢》、《木梳》等则继承了古典诗词的韵味。

试举例几首:

1、余光中·《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2、郑愁予·《错误》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3、徐志摩·《沙扬娜拉》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

古典韵味:4、木心·《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大家可以看到,表面上不押韵,但它内在的语言结构,是充满韵味的。韵味这种东西,分为阅读上的韵味,也就是语言的美感,二就是意境和情意上的韵味,木心的这首《从前慢》就属于后者。

真正不讲究韵律,对自己的诗歌没有任何要求,也不按任何章法、结构、技巧写诗,也不注重诗歌韵味的人,往往是那些没什么学识的人,这些人反而构成了当今诗歌界的大部分群体。

即便是先锋诗人的海子,虽然也是意识流诗人,但同样也不会完全失去朗读上韵味。

如《村庄》:

村庄,在五谷丰盛的村庄,我安顿下来

我顺手摸到的东西越少越好!

珍惜黄昏的村庄,珍惜雨水的村庄

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

又如《无题》:

给我粮食

给我婚礼

给我星辰和马匹

给我歌曲

给我安息!

我的生日

这是位美丽的

折磨人的女俘虏

坐在故乡的打麦场上

在月光下

使村子里的二流子

如痴如醉!

又如《九月》: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只身打马过草原

无论有意还是无意,诗歌至少是要注重一下韵味的,无论是语言上的,还是情境上的。

当然,也不是说,没有任何韵味,就不是诗。因为对于现代诗而言,更注重其情感与思想,其实也没有什么硬性规定。只要你认为自己写的是诗,那就是诗。比如“梨花体”的赵丽华,还有荣获鲁迅文学奖的“羊羔体”车延高。

1、赵丽华的《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2、赵丽华·《我终于在一棵树下发现》一只蚂蚁,另一只蚂蚁,一群蚂蚁可能还有更多的蚂蚁

3、赵丽华·《我爱你的寂寞如同你爱我的孤独》

赵又霖和刘又源

一个是我侄子

七岁半

一个是我外甥

五岁

现在他们两个出去玩了

赵丽华的梨花体并不算什么,在她之后还有羊羔体,就是那个获得鲁迅文学奖的车延高。

4、车延高·《刘亦菲》

“我和刘亦菲见面很早,那时她还小   

读小学三年级   

一次她和我女儿一同登台   

我手里的摄像机就拍到一个印度小姑娘   

天生丽姿,合掌,用荷花姿势摇摇摆摆出来   

风跟着她,提走了满场掌声   

当时我对校长说:鄱阳街小学会骄傲的   

这孩子大了   一准是国际影星   

瞢准了,她十六岁就大红   

有人说她改过年龄,有人说她两性人   

我才知道妒忌也有一张大嘴,可以捏造是非   

其实我了解她,她给生活的是真   

现在我常和妻子去看她主演的电影   

看金粉世家,妻子说她眼睛还没长熟   

嫩   

看恋爱通告,妻子说她和王力宏有夫妻相   

该吻   

可我还是念想童年时的刘亦菲   

那幕场景总在我心理住着   

为她拍的那盘录像也在我家藏着   

我曾去她的博客留过言   

孩子,回武汉时记得来找我   

那盘带子旧了,但它存放了一段记忆   

小荷才露尖尖角   

大武汉,就有一个人   

用很业余的镜头拍摄过你 ”

关于梨花体和羊羔体,不想作评论。如果写新诗的朋友以此为参照,那是自寻死路。即便能火一时,也是毫无营养的文字垃圾。不说百年之后,在当代就会被遗忘。而像名家大家的作品,仍能流传千百年。

不过在所有的新诗群体中,像余秀华又是另外一个异类,她的诗歌有着强烈的情感诉求和渴望,如《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样的诗,也算是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和乐府诗《上邪》,有着同类的特质,只是有雅俗之分而已。

余秀华·《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

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

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

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 什么都在发生

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该诗有着极为饱满强烈的情欲表达,就像一个有着强烈情感诉求的灵魂被长久压抑束缚后的爆发。余秀华把自己内心的情感很好的表达出来了,这也不失为一首好诗。

总结:现代诗尽管因为没有任何规则的束缚,也没有像古典诗词那样一脉相承的审美体系和经验,所以表面上确实给诗歌的写作带来了空前自由,只要是个人,你都可以写诗,无论写得怎样,都可以称之为诗。

比如梨花体、羊羔体、日记体,看似百花齐放,实则江河日下。十年后,人们就会忘了这些人和他们的诗。因为这并不具备普遍意义上的审美价值和艺术价值,在精神上也没什么可取之处。这就使得很多现代诗沦为口水诗,沦为自娱自乐,或者圈子内互相捧臭脚的一种文字游戏。

文字、音乐、思想、感情、美,合起来才算一首诗。可惜很多人都只顾抒发,而罔顾其他,谓之为无病呻吟也不为过。

所以,也别再问现代诗算不算诗,或者有没有韵算不算诗,因为这本来无规则。只是我想提醒一点,无论是写新诗,还是写古典诗词,都应当有真实的感情和思想,都应当给自己要求严格一点,在语言、韵律、音乐上面有所追求。

发布于 2022-09-01 16:09:13
收藏
分享
海报
8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