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行本篡改了结尾,这才是甄士隐和香菱的真正结局

香菱的结局。从判词看,她的结局当然很不好。

但在通行本里,香菱的结局还不错,因为夏金桂想下毒毒死香菱她们,结果把自己毒死了。薛蟠惹官司出狱后,似乎洗心革面,对香菱也好了,将香菱扶为正妻,眼看终于熬出头了,谁知道香菱难产而死,但总算给薛家留下了一个后代。最后还是甄士隐亲自去接引香菱,同去太虚幻境销号。

不过通行本并没有交代父女俩再次见面的情景。

显然在通行本里,香菱一直到死,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姓名,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家乡。那她就不可能“香魂返故乡”了。

这个结局,虽然满足了读者“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世俗愿望,但完全不符合前面的情节脉络,尤其不符合香菱的判词。

不过高鹗的续写也不是没来由的,他虽是续写、改写,但也或多或少地保留了原本的影子。

我说的原本,当然是指《吴氏石头记》,吴本里甄士隐父女的命运结局,是最合理的,也是最接近真相的。那吴本里,这对可怜的父女,他们的结局究竟是怎样的呢?

1)我们先看“香菱之死”

我们都知道,夏金桂一出场,香菱就死定了。判词说: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但你绝对不会想到,香菱会死得那么快!

在红楼梦第79回,薛蟠娶了河东狮吼夏金桂,与此同时贾迎春嫁给了中山狼孙绍祖。这一回的回目叫《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紧接着第80回,依然写迎春和香菱,这时候她们都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这一回的回目叫《懦弱迎春肠回九曲 娇怯香菱病入膏肓》。

看到没有?在80回,香菱已经病入膏肓了。说白了,她已经时日无多,没几天活头了。

夏金桂处处刁难香菱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红楼梦》突然断更了!所有的抄本都是到八十回就没有了!结束了!

要知道红楼梦的故事到第八十回,刚好到了“忽喇喇大厦将倾,昏惨惨油灯将尽”的关键时刻,各种悬念真要被解开的时候,故事突然中断了。

这让一代又一代的红迷,无比的痛心遗憾,那个时代又没法追更。何况连作者是谁都不知道,如何追更?

当然,不是作者突然断更了,是因为八十回以后的内容不和谐,传出来会引来文字狱的。所以八十回以后的内容,是被藏起来了,在等待有心人将后面的内容反复修改、润色,删改掉那么不和谐的内容。再来找机会发布。

但外面的读者等不了啊,都急着要看八十回以后的内容。于是有些精明的书商,就发现了赚钱的机会,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程伟元,他就组织人,先是寻找80回以后遗失的文稿,可能发现找回来的文稿,依然不能公开。

于是他干脆让人从第81回开始重新写,然后刊印出版,这便有了程甲本、程乙本,也就是120回的通行本。

但通行本的第81回一出来,懂行的读者,马上就发现是个假货了。因为在80回有两个悬念,红迷一直在等着解密呢。一个是绣春囊案件,大家都在疑惑那个绣春囊到底是谁放在那里的!结果通行本就直接推到了司棋身上。

第二个悬念就是香菱。在第80回,香菱已经病入膏肓,那81回时会怎么样呢?

结果在通行本的第81回,对香菱只字未提,反倒写起了贾宝玉看探春、邢岫烟、李纹、李绮,四个美人钓鱼的无聊事。

吴本故事

而吴本就不一样了,依然紧接着上一回,继续写迎春和香菱的事。先写迎春回娘家诉苦,但王夫人也无能为力,倒是贾宝玉气得不行,还想去孙家找孙绍祖算账,又劝王夫人把迎春接回来。

而后半部分,就写到了香菱之死。因为在上一回,香菱已经被夏金桂折磨得病入膏肓了,薛宝钗就安排小丫头小舍儿陪她。香菱自感将不久于人世,就望着天上的月亮,想着自己年幼被拐卖,连父母家乡都不记得,死了也是孤魂野鬼。

这情节是写得非常合理的,人生病时,特别容易伤感。还记得香菱学诗吗?她跟着林黛玉学诗,就写了三篇明月诗,一次比一次好。临死之前,在院子里再看看月亮,也完全契合香菱的故事。

但由于伤心过度,浑身无力,就回到房里,恍恍惚惚睡着了。人在生病或身体虚弱的时候,特别容易做梦,往往还梦到自己小时候。那些你已经遗忘的人和事,反而在梦里面历历在目。

香菱在梦里,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暮年道士,那道士竟然上来搂住她大哭,并且说:「我可怜的有命无运的儿啊,爹爹来看你了,儿将做北邙乡女,为父怎不痛断肝肠!」

有命无运这个词,最早是癞头和尚说,癞头和尚当时看到英莲,就大哭起来,对甄士隐说:“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

北邙乡这个词,最早是跛足道人说的,他跟甄士隐说,“三劫过后,北邙山会齐”。北邙山自古就是帝王将相的墓地,去北邙山,就意味着人就死了。

所以“有命无运”“北邙乡”这两个词,只出现在甄士隐和香菱的故事里。有意思的是,通行本里,赵姨娘竟然说林黛玉将成为“北邙乡女”了。这个婆娘怎么可能知道这个词!不过这也说明了,通行本后四十回里,其实也保留了原本的蛛丝马迹。

甄士隐和女儿英莲(香菱)

这个暮年道士,当然就是甄士隐。香菱在临死之时,终于在梦里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我相信很多人在看完第一回之后,就会设想甄士隐香菱父女俩,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又会在什么样的情景下见面?

但我们万万没想到,这对苦命的父女,是在梦里面见了最后一面。

有人觉得不合理,我认为这恰恰是最合理的。

因为甄士隐在家里被烧光后,就去投奔妻子的娘家了。几年之后,跟着跛足道人走了。他根本不知道女儿被薛蟠抢走了,跟着薛家去了贾府。否则无论如何,他会去看看女儿,甚至还会把女儿接回到身边。

而香菱五岁被拐,根本不记得父母家乡,虽然葫芦僧和贾雨村知道她的身世,但他们心怀鬼胎,根本没有把身世真相告诉香菱。

所以说,在现实中甄士隐和香菱,不可能再见面。即使见到了,彼此也不认识。那只有在梦里见面是最合理的。

红楼梦里多次发生托梦的事情,秦可卿死的那个晚上给王熙凤托梦,尤三姐死后给尤二姐托梦,还跟柳湘莲梦中告别。元春的判词,也说元春托梦给父母,……那香菱临时时,在梦里和父亲相认,有什么不合理呢?

香菱在梦中得知了自己的身世,转眼就要被一僧一道带往太虚幻境,于是就哭醒了。却看到月光下有个人影。那人正是恶妇夏金桂!夏金桂竟然拿着牛筋线,把香菱勒死了!

香菱就这么死了,79回夏金桂正式出场,81回香菱就被她害死了。完全契合了判词:“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2)香菱如何“香魂返故乡”的呢?

吴本故事

原来警幻仙姑看她身世确实悲惨,就允许她魂归故里与母亲见上一面。香菱的魂魄,便飘飘荡荡来到姑苏,但当年的十里街、仁清巷、葫芦庙,早已不复旧貌。于是她又去大如州,寻找母亲封氏。

话说封氏在其兄封肃家勉强度日。吴本里封肃是封氏的哥哥,也就是甄士隐的大舅子,而不是岳父。

这一天封氏往集市上买针线家用,忽见一美貌女子立于身旁含泪痴望与她。以为他在家受了父母的气,便要安慰他几句,却见姑娘泣道:“母亲竟把女儿忘了?”

封氏很奇怪,香菱便指着眉心的胭脂痣,那是生下来就有的胎记。封氏当然认得,又猛然想起昨晚丈夫给自己托梦,说今日将与女儿团聚,于是如雷灌顶,不觉搂着女儿大哭起来。

到这里,香菱一生悲惨的故事结束了。吴本和前八十回一样,不同人物的故事情节,相互连接得非常好,是水到渠成,一丝不乱。

而通行本后四十回,恰恰在这方面做得很差:很多人物写丢了,很多故事突然中断了,情节不连贯,转场很生硬。

吴本写完了香菱魂归故乡,马上就写到贾宝玉,因为姐姐迎春的事而伤心,也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那些已经离开了的丫鬟们;又梦见唱戏的葵官、艾官、豆官,追着袭人打。

接着梦见司棋埋怨他为什么不去替她求情。

最后是香菱出现,告诉贾宝玉她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要太虚幻境副册报道,来向贾宝玉最后道别。

于是贾宝玉醒来大哭,马上打发麝月去薛家看看,说“香菱活不成了!”

看看,吴本写得多么合理,情节安排多么流畅,而且不落窠臼。你以为写到香菱死了,接下来就应该要写薛家会怎么办。结果作者偏偏不写薛家,反而写贾宝玉,梦见香菱来道别。

如此合情合理严丝合缝的精彩故事,可偏偏有很多人把吴本说得一文不值。也真是够了。

甄士隐遇到跛足道人

3)甄士隐的故事结局

香菱的故事,至此全部结束了。那她的父亲甄士隐呢?

通行本版

在通行本里,甄士隐再次出现,是在渡口一个破庙里。贾雨村刚好又升了官,路过这个破庙,见到一个道士,听他说起了“葫芦庙”,看他相貌很像甄士隐,便问:“君家莫非甄老先生么?”

那道人从容笑道:“什么真,什么假!要知道真即是假,假即是真。”

贾雨村确认他就是甄士隐,便向他道谢。甄士隐态度一直比较冷淡,对他没怎么理会。

等贾雨村离开没多久,有人来告诉他,刚才那个破庙突然起火,被烧了个精光。而那个道士早已不知去向。

在最后一回,贾雨村又因为贪污,被削职为民。回老家时又在一个渡口见到了甄士隐。

这次甄士隐主动跟他打招呼,甄士隐的解释是,上次贾雨村还是大官,不敢相认,这次都是平头百姓了,以前的事也不计较了,两人又成了好朋友了。

红楼梦第一回,以他们的名字开头,通行本最后一回,也是以他们的名字做结尾。第一回回目,叫《贾雨村风尘怀闺秀,甄士隐梦幻识通灵》。最后一回回目,叫《甄士隐详说太虚情,贾雨村归结红楼梦》。看起来也是前后呼应了,但显然是为了呼应而呼应。

只说一点,就说明了通行本的不合理:那就是甄士隐不可能原谅贾雨村。

对坏人无原则地原谅,就是对好人的再次伤害。古人比我们现代人更讲原则,认定的人认定的事,不会轻易改。

吴本结局

吴本里,贾雨村和冷子兴,也在一个渡口边看到一座庙。便去庙里抽签,结果发现那道士很像甄士隐。贾雨村也是问:“君家莫非甄老先生么?”

那道人也是从容笑道:“什么真,什么假!要知道真即是假,假即是真。”

这段对话,吴本和通行本是一模一样,也不知道是谁抄袭谁。从逻辑情理上看,显然是通行本抄袭吴本、

因为通行本是公开印刷出版的,吴本如果是假的,那也用不着去抄袭一个已经公开发行、家喻户晓的本子。而通行本里,如果加入一些原本的情节问题,则有利于增加了它的可信度。

吴本里,甄士隐对贾雨村,可没有那么客气,直接骂他是“恩将仇报的小人”,还诅咒贾雨村和冷子兴作恶多端、不得好死。贾雨村只好灰溜溜的跑了。

此后,吴本里甄士隐再也没有出现。因为他的故事已经结束了。而通行本最后一回,安排甄士隐贾雨村再次见面,无非是为了呼应第一回。这是为了写而写,不是高明的写法。

好了,甄士隐香菱父女的故事暂且着笔到此。吴本和通行本的两个故事,你更喜欢哪一个呢?欢迎在留言讨论。

发布于 2022-09-02 11:09:01
收藏
分享
海报
6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