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道士,儒生,三个人静坐时,有蚊子咬他们,分别有什么反应?

从前,在一座古庙里,住着一个和尚、一个道士和一个准备上京赶考的儒生。于是,有人便提出了一个奇思妙想,即:如果这三个人静坐时,有蚊子咬他们,他们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

其实,对此三人感兴趣的,不光是人,蚊子们也同样如此。比如,蚊子们现在就在开会,开啥会呢?

蚊子在商量着:是对三个人同时发起进攻呢?还是各个击破?如果各个击破的话,从谁先下手呢?这时候,一只公蚊子站出来说话了:“以我的意见看、还是各个击破的好。这样,我们可以不分散兵力,群起而攻之,令被叮咬者应接不暇。我们公蚊子虽然不需要吸血,但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能够顺利的繁殖,我们也要积极配合母蚊子们的工作。所以,公蚊子们要率先发起进攻,围绕着他们的耳朵嗡儿嗡儿的转,分散他们的精力。在他们被我们困扰的时候,你们母蚊子趁其不备、迅速无声无息的向前,记住:叮咬的时候一定要稳、准、狠,咬完后立即撤离。”

“那我们先去叮谁呢?”一只母蚊子问道。

“要我说就先从和尚那儿下口吧。”另一只公蚊子站起来说道:“我说先从和尚下口,理由有三:一是和尚通常都比较肥胖,且头上没毛,比道士、儒生叮咬的面积要大一些。二是和尚肥胖,血液里必然胆固醇高,营养丰富。这第三的好处就是和尚他不能杀生!”这个说法,得到了众蚊子们的一致同意。于是,便纷纷来到了和尚的禅房,潜伏了起来。

夜幕降临,烛光下,和尚盘膝而坐,和掌胸前,打坐念经。蚊子们一看,机会来了,出击!公蚊子率先飞了过去,围着和尚的脑袋嗡儿嗡儿的转,对此,和尚无动于衷,依然再念着他的经,“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于是,母蚊子开始行动了。瞬间,和尚的头顶、脸上、脖子、手脚,凡是露着的地方,都成了母蚊子们尽享大餐的乐园。初时和尚还能够忍受,到后来奇痒无比,是可忍孰不可忍了。和尚终于停止了念经,大抓大挠起来。这一抓、挠,痒虽然走了,可疼跟着来了……

经,索性先不念了,再念下去非得念成“疼即是痛、痛即是疼”不可。咋办?和尚走出了禅房,带回来两样东西。一样是艾绳(用艾草编成的长辫子),一样是用树枝绑成的十字架。和尚先是把艾绳在蜡烛上点着,放在了禅床下面。然后,再从禅房里找出条黑色的裤子,用绳把两个裤角儿系死,用力一抖,裤筒里充满了空气,再用树枝十字架往裤腰以下、裤裆以上的地方一支,便挂在了墙角。这是干嘛?

告诉您吧,蚊子喜暗不喜光。等天蒙蒙亮的时候,被艾草熏得晕晕乎乎的蚊子们便纷纷的钻进了屋子中最暗的地方——裤筒里去了。

这要是换成老农,第二天一早,把裤筒里的树枝子一撇,把裤腰一扎,往水盆子里一泡,就把昨晚被叮咬的仇报了。可和尚不能这么办,因为他不杀生呀!那和尚打算怎样处理这些蚊子呢?难道再放了不成?告诉您吧,和尚准备把这些蚊子送给道士。为什么呢?

在和尚眼里,这个道士有点不像话,从来没见他打坐念经也就罢了,分了庙里的香火钱之外、还天天的给人家算命看风水挣外快。钱,都是通过庙里挣的,自己独吞了不说,还都用来酒肉穿肠过了!不行,得借用蚊子一事来点化点化他了!

于是,趁道士给别人算命的时候,和尚偷偷的把一裤子蚊子都放飞在道士的房里了。

晚上,酒足饭饱的道士躺在床上,越发觉得不对劲儿了。平时没那么多蚊子呀?今儿怎么都跑我这聚会来啦?能掐会算的道士眼球一转,想起来了:今儿早晨,在我给人家算命的时候,看见和尚提拉着一条黑裤子向我住的地方走去了,不是他又是谁呢?

道士一骨碌爬起来,按照老和尚的做法照方抓药。赶紧的找来艾草绳点着,也弄条黑裤子用小棍儿支起来,第二天起来把裤子一扎,就奔儒生那里去了……

儒生正在苦读诗书,见道士来了,吃了一惊:他,从来就没来过我这,今儿一大早的,出什么事了吗?

儒生一面应酬着,一面给道士斟茶倒水。看着儒生有点局促的样子,道士嗖了嗖嗓子问道:“明年准备参加春闱吗?”

“嗯,打算去。”儒生抬眼看了看道士,心想:“听说这个道士算卦很准,待会不妨让他算上一卦。”道士也用眼扫了下儒生,暗想:“嗯,这家伙要着道了。”

“怎么样?有把握高中吗?”道士问道。

“心里还是没底,怎么?您想给我算上一卦?”

“不用算了,我今天就是特意以蚊汇友来了。”道士说着,就打开了装蚊子的裤腰系绳,一群蚊子立即飞出,瞬间就消失在各个角落了。

儒生看到后一愣,问道:“你把一群蚊子放到我屋里,出于何意呀?”

道士喝了口茶,不慌不忙的说道:“何为蚊?蚊者文也。我问你,蚊子叮完了会是啥样?”

“起包,肿了呀!”儒生睁大了眼睛答道。

“对呀!何又为肿呢?肿者,中也!你想想,文上加中,这难道不是意味着你的文章一定会高中吗!”

儒生一听,如醍醐灌顶,顿时恍然大悟,一揖到底道:“仙道真乃神人也!在下愿借此吉言,深谢了!”

道士站起身,扔下了一句:“不用谢我,我这也是借花献佛。”说完,哈哈大笑着走了。

是夜,儒生非但没能安心看书,还深深体会到了苦不堪言的滋味儿!面临着蚊子们的热恋,关键是他还不敢打呀!为啥?怕把“文章高中”给打没了呀!

清晨,儒生对着镜子,看了看已经变成“包爷”的脸,儒生忽然感觉到不对了……

这,哪是盼我高中呀?这分明就是毁我来了吗!天天要是这么多的蚊子咬,我还能安心的读书吗?不行,我得找他理论理论去。

刚踏进道士的门,道士就哈哈的笑道:“我知道你就得找我来,怎么样?文章高中了吧?”

“怎么?平白无故的、你为何戏弄我?”儒生一脸的怒气,问道。

“别急,别急,这可真的不是我要戏弄你,临走时我不是告诉你我也是借花献佛了吗?”

“那是谁让你拿来的这些蚊子?”

“和尚,这些个蚊子都是和尚捉到的。”

“我跟他没冤没仇的,他为什么要害我呢?”

“他说你太清高,瞧不起他,平时见面也总是爱搭不理的,所以要教训你一下。”

“那他为什么不自己亲自来我那呢?”

“他会算命吗?要是他提着一裤子蚊子到你那就放,你会乐意吗?所以,他才让我去的。”

“秃驴,太可恶,我找他去,让他把蚊子捉干净!”

“不,你找他他会承认吗?还不是让咱俩打?至于蚊子你别发愁,今晚我都帮你捉了不就行了吗。”

“好,捉住了我也都放在他屋里去,绝不就这么善罢甘休了!”

“又错了吧?他能把这么多的蚊子捉住,你放他那里他不会再抓住吗?”

“那你说咋办呢?”

“我夜里起来去后面的茅房解手时,曾经不止一次的看见蝎子,这两天晚上,你帮我打着灯笼,我去捉一些,到时候我约他到我这吃个饭,你趁那会儿偷偷的把蝎子?倒在他的屋子里就行了。你说,这蝎子要是蛰他一下,不比蚊子叮疼多了!”

儒生虽说恼怒和尚,但听了道士的这个说法,还是觉得有点过分,便心有顾虑的问道:“办法倒是不错,就是毒了一点儿。回头,他要是找我来咋办呢?”

道士拍了拍儒生说道:“放心吧,你跟他从未接触过,你那儿的蚊子又是我去放的,他怎么会想到你那呢?当然,他也不会想到我这儿,因为我同他在一起吃饭呢。最后他只能想到这是天意,是他做了坏事的报应。到时候我在借此事点化他一下就行了。”

儒生走了,以后的情况如何了呢?

以后的情况,一切都按既定方针办了。两个月内,和尚就被蝎子蛰了好几回。最令他苦恼的是,别人若是被蛰了,首先得把蝎子踩死,可和尚不行啊!他无论如何也是不敢破戒杀生的呀!于是,他只好忍着疼痛用笤帚把蝎子扫到簸萁里,小心翼翼的扔到远处去了……

一天,和尚实在是忍不住了,找道士说出了此事。道士装模作样的仔细打量了一下和尚,问道:“进来做什么缺德事了吧?”

“做了,我把蚊子放在了你的屋子里。”和尚惭愧的低下了头。

“嗯,用你们和尚的话说,这就叫报应,因果报应啊……”

蚊子的事就告一段落吧,故事中,有一点是值得注意的,那就是:人,千万不要存在着互害的心理,一旦互害起来,就会逐步升级、愈演愈烈,最后的结果就是用蝎子来取代蚊子了……

回答完毕,您认为我答的行吗?

发布于 2022-09-02 12:09:55
收藏
分享
海报
9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