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那年冬日王府张灯结彩,我跳入了碧湖之中(完)

外面大雨滂沱,我浑然不知地跪在门外。

门内人影缠绵,我心如刀割,若有来生我不愿再遇你。

屋内之人终于出来,沐辰衣衫半解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我,我一个劲的磕头求他,额头已浸血我也未管

“王爷,求你救救我父兄”

可那人却置若罔闻道

“你父兄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我以为沐辰新纳侧妃然后日日笙箫我已麻木,但收到他的休书时我的心还是不由地疼了一下。

他年少痴傻我嫁于他,其中多少心酸我不愿再提,可未曾想,他病好后先是纳妃后是休我,这么多年的陪伴终是徒劳。

我拿着那封所谓的休书看了又看,仍不能相信他会这样待我。

“江氏映雪,品行不端,善妒善嫉,入王府多年无所出,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故夫沐辰立此休书,自此天涯各方,不复相见”

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会遭此报应。

回到家中,父兄得知此事果真不喜。可沐辰是王爷,如今又大不如前,受的这委屈只能忍着。

父亲整日里看我不顺眼,怪我当初太胡作非为,又怪我识人不清。

我也觉得他说得对,若那日我醒来直接走人或许就不会再有此事儿。

可世间哪里会有后悔药

整日里我郁郁寡欢觉得人生毫无乐趣

屋漏偏逢连夜雨,我本心情难受还未平息,家里却又传来了噩耗,父兄因贩卖私盐被抓,母亲整日以泪洗面。

我身为女子却要拖着疲惫的身躯辗转多处,想要打点,可都被拒之门外

父兄都是家里的顶梁柱,若真倒下,那整个江家就完了。

看着母亲整日夜不能眠,看着家中的孩子整日里不敢再欢快,我心中郁郁难平。

我想起了沐辰,那日他正与他的新侧妃嬉闹,我跪在门外,天空漆黑一片,大雨倾盆而下,我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

他衣衫半解立于面前

“你父兄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他那话如空中闪电,我愣了愣,又连忙磕头在地,我别无他法,唯今只有他能救。

他抬起了我的下巴,异常冰冷地说道

“也不是不可救,但要看你的表现”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还是那个满目纯真的沐辰吗?

可我没有办法,他没有拉我,我还在雨中淋着,他的旁边站着的是他新娶的侧妃。

他们就这样的看着我,我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脱下,眼看着只剩最后一件。

沐辰却抱我回到了塌上,全然不顾旁边的人。

我只能用被子蒙住我的整张脸羞愧得不敢见人

他没有再为难我,转身让人离开,徒留他一人。

那侧妃忿忿不平的对着我哼了一下,最终还是听话的走了。

后半夜我便发起了高烧,不断的做梦,梦中沐辰还如之前痴傻般,日夜守护着我,一脸笑意的对我说道

“等娘子好了,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玩了”

可转眼我又梦到沐辰冰冷的脸对我道

“你父兄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我看到了父兄被斩首,那血流了一地,直到衣衫染红。

我惊恐地大喊着“不要!不要!”

醒来却看到了沐辰,我拉着他的手卑微地求着他一定要救我父兄

那日不知是我烧得糊涂了竟然看见他异常温柔地安慰着我

“雪儿,你父兄不会有事的”

我的病又是一连几天才好,我想着父兄那事儿不解决我也不能走,便死皮赖脸地赖在这里。

沐辰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只要他不拒绝,我就觉得还可以有希望。

这些日子我总是困乏得很,不知是心情影响的,总是吃不下饭还想吐。

我每日里只在院子里行走,有时也会打听下沐辰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父兄的事儿怎么样了?

可我没等到父兄被放的消息,却等到了沐辰大婚的消息

他要迎娶柳丞相的女儿柳依依,对于这事儿我本没有多少想法的,毕竟我已被休,如今只是有求于人看人脸色罢了。

可我这样想,倒不见得别人会这样想

这日翠儿支支吾吾的像是要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

我见她那样便不耐道

“翠儿,你若有什么想说的便说,这样支支吾吾的成何体统?”

翠儿听了这话,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害怕地哭了起来

“小姐,奴婢刚刚听说~”

说着她似乎狠了心般,闭着眼说道

“听说老爷与少爷在牢中被杀了”

我听了这话如遭雷击了一样身形不稳

翠儿忙站起身来扶起了我关心的道

“小姐,小心着自己的身子”

我手哆哆嗦嗦地不敢置信地问道

“你这消息属实吗?你若骗我,我定不饶你”

翠儿听了我的话停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出来

“如今外面已经传开了消息,前几日的事儿,只是小姐未曾踏出王府半步,不知情罢了”

我还如做梦般,沐辰未曾透露半分消息,哪怕?哪怕这事儿他办不成也通知我一下去看父兄一眼呀?

我一路奔跑着向门外去,我想看看我母亲,想看看父兄现在安葬在何处?想去看看江家如今怎么样了?

我疯的一样往外跑,可却还未出院落便被人拦了下来,我竟不知,这里被沐辰安排了人看着我。

他看着我干嘛?一弃妇而已

我不管不顾拼了命地往外跑,他们不敢用手拦,只得用棍子拦着,可就在你拉我扯间,我摔倒在地。

我的腹部突然疼了起来,我并未多想,只觉得月事儿将近。

我还是不要命般地往外跑,可就在要临门一脚时被翠儿拉了下来

她哭喊着“小姐,你不要想不开呀”

我不知她是何意,我只是想回江家,怎么就想不开了

可我还是一头撞进了沐辰的怀抱,我推开他准备往外跑,却被他抱了起来,我拼命反抗,他都不理。

只是慌忙地对着院内的仆人吼道

“快去请府医,快去请府医”

我极力挣扎,他却把我按到了床上,恶狠狠地说道

“今日孩子与你若是保不住,我让你全家陪葬”

我愣了,他又傻了吗?我已经离开王府数月了,哪里还会有孩子?

府医很快便到,如我所料只是月事来临,气血不足罢了,他给我开了几副药,便站在一旁等着沐辰吩咐。

我看了看那白色裙摆上的一点点鲜血,怪不得他会误以为,可他就没想过?若真有,就一定不是他的吗?

沐辰黑着脸看着我问道

“你今日是为哪般?”

我怨怼地看着他

“我父兄出事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愣了一下,看了看四周,却避开了我的回答

“这事儿是谁说的?”

我皱了下眉,如今病好的沐辰越发的丧心病狂

翠儿吓得一个劲地发抖

我不忿道

“你管谁说的,你自己做了还不容别人说?”

他还是没有理我,而是站起身来走到了翠儿身边,不屑的看着她

“是你?”

翠儿抖的更厉害了,一下子跪倒在地否认道

“不是奴婢”

我没想到翠儿会极力否认,想着可能是被沐辰那气势吓道了

“你为难一个奴婢做什么,府外有人给我送了消息不行吗?”

他听了我这句话更气愤了,把院外守门的问了一遍,那人都说我这几日并未与其他人接触,也并未收到过来信,只是贴身的翠儿陪着。

他又看着翠儿又看了看我,阴深深的说道

“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撒谎”

我不知他这话是说给我听还是说给翠儿,我没有反应只看到跪着的翠儿突然晕了过去,我准备起身,却被沐辰一把拦了下来

他侧身对身边的人说道

“拉出去打醒,待交待了,再拉进来”

我惊恐的看着他,他想屈打成招,我拔了头上的簪子就准备朝他刺去,他轻而易举地把拦了住,却一脸无奈质问道

“你信她?不信我?”

我气愤地说道

“那你说父兄到底有没有什么事?”

他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没有”

他没有给我解释为什么惩罚翠儿,我又想不到翠儿为什么会撒谎

可是夜晚,他让我乔装打扮了一下,带我去了牢里,我看到父兄时心才安了下来。

自那日后翠儿虽还在我身边,我却不知道该相信谁?

沐辰要迎娶柳依依那天,我收到了母亲的来信,信中所说父兄已在昨日过世,让我速速回来。

我想到了前几日翠儿的话,她没有骗我,她说沐辰想谋权篡位,而我父兄投靠的不是他,他便要杀了他们。

我才知道骗我的始终是沐辰,他只是准备要杀,让我见最后一面罢了,我看了看门外守卫比那日又多了些。

看着满院的红绸,想着父兄的遭遇,我恨透了沐辰,父兄的死他脱不了干系,想想我与沐辰的过往,我心如死灰。

既然你不让我出去,我便送你份儿新婚贺礼罢……

冬日的风刺骨的吹来,雪还未融,水里还有冰渣,我一跃而下,这是我对你无声的报复。

新婚之日,院中却死了人,这一天我要你永远不忘。

我听到了外面的呼喊声,也听到了有人跳入湖水中,后来的我没有了知觉。

在我以为我死了时,我醒了过来,入目还是那张床那个小院,沐辰一脸疲惫的看着我,声音略有沙哑的看着我

“你怎么这么狠心”

我愣愣的看着他,是谁狠心,如今我连问他都不愿问了,他只会哄我

我叫着翠儿给我端水,沐辰却一身喜服的亲自给我端了来

我没有喝,他端的水,我就是渴死也不喝

他叹了口气道

“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不理他,这句话应该我问他吧?他把我囚禁在这里,我该拿他怎么办?

随后他站起了身威胁道

“你若死了,江家人陪葬,这句话你可记住了”

我死死的看着他,随手拿起身边的枕头就向他砸去,他又一把挡了去。

走到门口他又转身轻飘飘留了句

“以后吩咐找红儿吧,翠儿已经杖毙了”

我不可置信,浑身发抖,他当真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自那日起我便假装乖顺了起来,沐辰说什么我乖乖的听着,也不怒也不喜。

那一日,我见他高兴便提议去见下母亲,他答应了下来,但要求过几日。

等他忙完就带我去,我没有反驳,乖顺的倚在他的怀里说道“好”

我终于见到了母亲,江家如今真的是庭院冷落,母亲老了好多,我抱着他哭了好久。

沐辰站在一旁,看我哭的久了,便拉我。我死死的拉着母亲不放手,他见我反抗最终还是松了手。

我看往日热闹的院子,这里有我的整个童年,可我却要离去了。

我嘱咐着母亲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嘱咐着我的首饰都放在何处,让她有需要便卖了吧。

我又不放心道“沐辰待我极好,你不用挂念”

傍晚我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江家,这个家这是最后一次见了,看着那门上的牌匾我不由泪下。

回到那熟悉的小院,我便以身体不适为由睡在了房中,第二日起来果真浑身使不上劲,我知那药起了作用。

我不怕死的去见了沐辰新迎娶的正妃,她不待见我已久,我却还没去见见她。

我去的时候她正在呵斥一个丫头

听对话许是那丫头打碎了什么贵重物品,她生了气

红儿拦着我

“小姐,这时候还是不见吧”

我没有理会,这时候才更要见呢

我见她第一句话便是

“姐姐,左右不过一个丫头,杀了便罢”

她怒气道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吩咐我”

柳依依自幼身受丞相宠爱,早已养成了目中无人的性格,如今因我这一小小商女处处受气,若是我也忍不了。

“姐姐这是什么话?我只不过身为王爷身边的人,提个建议而已,姐姐不听,也不要动怒呀”

她一听王爷身边人便气不打一处来,新婚之日我落入水中毁了她的好日子,她记恨至今。

她随手一个茶杯就冲我扔来,我不躲不避迎了上去,额头立刻出了血。

她竟然有些意外,她以为我会躲,看到我额头的血她竟然有些慌

我倒是淡定的很,走到了她的跟前,轻轻的说道

“我屋中的香薰是姐姐赠的吧?那味道我很喜欢”

她瞪大眼睛看着我,慌忙推了我一把,我顺势倒在了地上

我站了起来佯装委屈

“既然姐姐这留不下我,那我还是走吧”

我走后,这消息就被红儿传了去,沐辰得知此事狠狠地训了柳依依一顿

晚上沐辰安慰我后,便去了书房,我知他这段时间是最忙的时侯,他的计划要开始实行了。

我点然了那熏香,趁着人还清醒写下了这段话

“我这一生,有悲有喜,唯愿来生,不再相遇”

清晨的一缕阳光透了过来,我枕着这纸沉沉睡去。

我不管沐辰今后如何,父兄因他而死,我苟延残喘的待他身边日夜煎熬,去了倒也是一个解脱。

可我又岂能白白的离去呢?我要他与柳依依后半生相爱相杀,那日我说了那熏香是她放的,红儿就在旁边,我的死定能引起沐辰的怀疑。

可是,柳依依是丞相之女,沐辰若还贪恋那高位,那他这后半生就活在与柳依依互相怨怼中。

沐辰说过我若死了,江家陪葬

可我若是被柳依依杀的,他又当如何呢?

只是想起我那母亲我心生愧疚,终是不孝。

发布于 2022-09-02 12:09:40
收藏
分享
海报
6
目录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