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祖籍是福建莆田吗?

李嘉诚先生祖籍为福建莆田,这是李先生自己确认的。1993年8月,李嘉诚在福州对时任省委书记的陈光毅说:“我的祖先有几代在福建莆田居住、生活过,我可以说是半个福建人。”此事《福建日报》当年8月18日头版头条作了报道。李嘉诚这样说既有历史依据,也有现实基础。历史依据是,潮州当地的《李氏族谱》和地方志书写得清清楚楚,李嘉诚祖上由莆田迁居至粤东潮州海阳县(即今日之潮州市),定居于潮州城内北门面线巷。其现实基础是,至今潮州城内李氏后裔众口一词,都说自己祖先来自福建莆田。所以,我就不必在已经搞清楚了的问题上面花功夫。我的调查重点放在:他是莆田哪里人氏?他的祖籍地还有一些什么可成为佐证的资料?他的莆田李氏世系与潮州李氏世系是如何传承接续的?他的莆田李氏在历史上有何荣耀?他的祖籍地文物保护情况如何?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自1992年开始,莆田市和涵江区的有关单位已经有好几拨人,在为李嘉诚追根溯源这个问题上,花了很多功夫,做了很多工作,甚至多次去潮州寻踪,但是由于没有统一指挥,缺乏协调一致,缺乏互相通气,所以,最终没有形成有定论的成果。不过他们的工作为我提供了基础,使得我能够把他们分散的材料集中起来,进行去粗存精、由表及里的研究,也避免了重复,少花力气。

  现在,我可以说,对于李嘉诚祖籍这个问题,既有毫无异议的定论,又有更深的了解,既有清楚的脉络,又有详实的佐证。

  首先,李嘉诚的祖先就是莆田涵江白塘洋尾李氏,他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南宋抗金英雄、大慈善家李富李制干的后裔。

  据调查,莆田李氏虽有几个支派,但都归属于入闽始祖——江王李元祥。在莆田及其周边地区生活繁衍的李氏,绝大多数属白塘李氏,即李元祥第14世孙李伯玉的后裔,在现存一些《李氏族谱》中,只有《白塘李氏族谱》提供了李嘉诚的祖先李统(号明山)的线索。李统是潮州许多李氏中一个支派的一世祖,就是说,是李统(明山)率家人从莆田迁居潮州,然后世代相传,直传到李嘉诚,正好是第10代。而这个李统(明山)在《白塘李氏族谱》中载明是入闽始祖李元祥第36世“沆”公的第四个儿子,其本身属37世。有趣的是,族谱中有关李统的资料只有短短7个字,统:“沆公四子,号明山。”7个字以下为空白部分。那么,据此分析:李统去哪里了?是在白塘去世或外迁了?显然不是前者,因为凡去世的族谱会载明,只能是外迁了。至于迁到何方,却因重山阻隔,杳无音讯,修谱的人也毫无办法将这一支续下去,只能空着。没想到,事隔几百年,潮州那边传来消息,李统这一支没有绝,他们在潮州繁衍,子孙兴旺,形成族群,其第10世出了个亚洲首富李嘉诚。

  其二,李统(明山)迁徙广东潮州这件事,在其祖籍地白塘洋尾能够找到许多有力的佐证,其中最重要的佐证是解释李统(明山)迁居广东潮州的缘由。

  我市已故文史专家陈长城先生对历史上莆田人大量迁居广东、海南的现象颇有研究,他在《迁居外地的莆田人》一文中,总结了三条外迁原因:一、仕宦;二、离乱(避仇、逃难);三、负贩。还有个别渔民遇灾飘泊异地。那么,李统(明山)全家迁居广东潮州是出于什么原因呢?我排除了“仕宦”和“负贩”,推测是因为离乱。对此,我在白塘找到了佐证。

  佐证一:在《白塘李氏族谱》上找到李统(明山)的同曾祖堂兄弟辈有一位名叫“振曜”的人,族谱上记:“振曜,字子肯,号健行,妙年由县学生中崇祯九年(1633)丙子科举人。”这段记载点明了李统(明山)和他的堂兄弟辈所处的时代是明末清初,而明末清初正是历史上朝代更替、兵荒马乱的时代,造成离乱是十分正常的。

  佐证二:我在白塘洋尾看到两块至今保存完好的石碑,一块是《重兴大宗祠序》碑(涵江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系顺治辛丑(1661)冬立的碑,另一块是《重建大宗祠》碑,系乾隆二十八年(1763)立的碑。在第一块碑文中有这样的一句话:“于今年七月十四日兵燹其半,瓦木四周倾圮……”说的是李氏大宗祠被军兵焚烧,只剩一半,连屋瓦和梁木也倒塌了。在第二块碑文中又有这样一句话:“顺治辛丑祠燹兵氛。”这是乾隆年间立碑时再次提起100年以前(即顺治辛丑)发生的惨祸,而这场惨祸的发生时间,正好与李统(明山)迁居广东的时间一致。根据《李嘉诚传》所载:“李嘉诚的祖先原为中原人士,因为灾荒而南徙迁居至福建莆田。……时值明末清初年间,再因狼烟四起,战火连绵不断而由一世祖李明山带领全家,迁居至粤东潮州府海阳县(即今日之潮州市),定居于潮州城内北门面线巷。”这与我找到的佐证完全相符。

  或许有人会提出另一个疑问:虽说李明山属洋尾李氏,但洋尾李氏在莆田还有许多分支,是否能断定他就是从洋尾迁往潮州的呢?答案是,李统(明山)在族谱序系中归“源部”,属白塘长房世系,而不归于其他各分支派系,本身就无可否认,完全可以说明他是从白塘洋尾出来的。

  李嘉诚的祖先在莆田白塘居住、生活过的有24世(包括李明山),其中有职官(包括封赠)的有7世,可以称为簪缨世家。

  其三,李嘉诚先生的潮州李氏与莆田白塘李氏的传承接续,是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这在谱牒学中称作“合谱”。历史上,潮州李氏曾经来过白塘“合谱”,但不是李嘉诚这支“面线巷李”。改革开放之后,各地兴起修谱修志之风,这也许同人们常说的“盛世修志”有关。于是,潮州市郊、距面线巷不远也居住许多李氏的鹳巢乡,一批热心人组成编写组,修了一本《鹳巢乡志》。这本乡志在“创乡”一节中,明确提到该乡李氏系南宋末从福建莆田白塘迁居至此,并开列了李氏一世祖“肇”公的名字。2002年11月30日,借莆田市白塘李氏宗亲会成立之机,潮州“鹳巢李”派了李泽瑜等5人专程来莆田白塘会亲,带来了乡志和有关材料。这次会亲所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合谱”,因为《白塘李氏族谱》在23世“肇”公下面又是一片空白。潮州“鹳巢李”带来的资料正好填补了这一空白,续了谱。此外,李泽瑜等人又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即,李嘉诚的祖先同样是从莆田迁居潮州的,他这支李氏的一世祖确实是李明山从明末清初迁来潮州传至李嘉诚正好第10世,因此,也可以说李嘉诚与他们“鹳巢李”是同宗同祖,同属莆田白塘李氏的衍派。

  由于这次“合谱”,再加上其他材料佐证,尤其是夏萍所着《李嘉诚传》中详细记载李嘉诚往上10世祖先的名字,让我弄清了李统(明山)这一支在潮州衍续的脉络。所以,新版《白塘李氏族谱》上特地开列的“潮州李嘉诚世系”就真实可信了,也基本上解决了白塘李氏与潮州李氏的传承接续问题。现已查明的“潮州李嘉诚世系”具体是:渊→元祥(店高祖第20子)→皎→藂→万康(入闽始祖)→楚珪→尚炅→晋延→保→撮→岑→抗→伯休→格→伯玉(入莆始祖)→慧→明→泮→富→廷耀→若→偕→同→清淑→老→文森→有度→伦→旸童→悌→宗岳→材→承表→九峰→大埙→錝→沆→统(号明山)→朝客→子坤→仲联→世馨→克任→鹏万→晓帆→云经→嘉诚 。

  其四、李嘉诚先生的莆田祖先,在历史上有过多少贡献?有过何种荣耀?当时的考虑是,这个问题对做李嘉诚的寻根和引资工作可能有用。我们想到,多年以前,宁波市想做香港船王包玉刚的工作,宁波市政协经多方搜寻考证,得出“包玉刚是包拯(包公)后裔”的结论后,迅即把有关资料送到包玉刚手上,包玉刚十分兴奋,不久即回乡寻根谒祖,并在宁波大量投资办学,投资建成北仑港。李嘉诚先生自己曾说过:“我的祖先有几代在福建莆田居住、生活过……”其实,何止是“几代”,而是“24”代,其中有职官(包括封赠)的有7代。自宋至明、清,这里涌现了进士98名,举人62名,职官(包括科甲、征辟、封赠)共216人,分布在全国各地为官做事,可以说是白塘李氏的群体荣耀。当然,让白塘李氏最引以自豪的就是抗金英雄、大慈善家李富。

  据《涵江区志》载,李富(1085—1162),字子成,号澹轩。建炎元年(1127),金兵南侵,南京(今河南商丘)、临安相继失陷,国家处在危急存亡之秋。主战派李纲致书宗亲李富,劝其举兵勤王。李富毅然捐献家资,招募义兵3000人,从海道扬帆北上,入长江,向孟太后提出兴宋破金的谋划。太后把其义兵隶属韩世忠部,授承信郎。他随部收复建州,攻克大仪,屡立战功。金兵败回北方,宣抚使张渊赏识李富的才略,荐其任殿前统制司干办公事官(简称“制干”,故世称李富为“李制干”)。后李富又上书朝廷,陈述抗金的策略,被秦桧所抑,降了职。他知道权奸当道,报国志愿难以实现,托言母老,辞官归养。

  李富事母至孝,捐家财在县内修筑海堤,围垦良田,建筑大小桥梁34座,在城南5里多的官道旁建凉亭2座,让过路人有歇脚的地方,重修囊山寺、重兴寺和满月院。

  李富又捐巨款修建兴化军学,在梅峰寺畔建卧云轩和梅峰书院,聚徒讲学;并捐资供给学子费用,“远近之贤且贫者,咸厚赖焉”。

  他还是一位理学家,当时名士王进之、龚遂良、林观、刘孔珍、黄刍、黄庚等都出其门下。其着有《春秋注解》和《澹轩集》。

  李富一生乐善好施,热心公益。逝世后,莆人称“乐善之士”必推“李制干”为第一人。

  莆人彭韶认为李富是一位“千载殊绝”的人物,将他和蔡襄、陈俊卿、李光朝、陈宓相提并论。兴化太守岳正就在小西湖畔建“五贤祠”以祀他们。

  从以上资料可以看到,尽管李富在历史上没有“包公”那么有名和显赫,但至少他在国家危亡之际,是挺身而出,站在风口浪尖上,无愧民族英雄的称誉;况且,他辞官回乡后,在家乡大做善事,贡献巨大,所以,他在莆阳大地是家喻户晓、有口皆碑的大人物,他的业绩经历代传颂而名垂青史。

  其五,李嘉诚先生祖籍地白塘洋尾文物保护情况是我十分关注的问题。调查结果让我有喜也有忧。喜的是,白塘洋尾村文化积淀丰富,文物遗存较多,总体环境清幽,古韵十足,于2003年1月被省人民政府公布为我市唯一的省级历史文化名村;忧的是白塘洋尾号称有旧祠堂4座、牌坊8座、古民居6座,但其保护情况还并不理想。如我看到的“佥判第坊”,其通道居然被新盖的民居切去一半,让人感到不适。而且当时我觉得这些文物保护缺乏总体规划,零零星星,形不成能够吸引游人的文物景观。除此之外,我还为洋尾村杂乱无章的新民居、一些碍眼的垃圾污染感到忧虑。

  当然,我知道文物和古文化、古村落保护是个普遍性的问题,但具体到白塘洋尾,就有了特殊性,因为我们要吸引海外李氏乡亲来这里寻根谒祖,“根”和“祖”就显得格外重要。一座崭新的所谓祠堂,肯定唤不起后人对祖先的敬仰之情。不过,据说近些年来,随着市、区领导的高度重视和民众对文物保护意识的提高,尤其是白塘历史文化名村的名声日渐远播,这里的情况就有了一些可喜的变化,比如当下,听说有关部门和所在乡镇正在积极采取措施推进历史文化名村的提升工程。

  但愿青山长在,绿水长流,白塘历史文化永续不断,为子孙后代,也为李嘉诚先生守住一份绵长的乡愁!

发布于 2022-08-31 13:08:06
收藏
分享
海报
6
目录

    推荐阅读

    忘记密码?

    图形验证码